"孙悦得了传染病!"这一声是谁叫的?好像是个女人。我连忙捡起一块面纱,罩住自己的脸,怕人家看见了,以为我施了脂粉。 这个蝎子精也有一手

时间:2019-10-04 03:54来源:黄河三角洲新闻网 作者:欣欣向荣

   这个蝎子精也有一手,孙悦得了传是谁叫的好她用个装有麻醉药的注射器,孙悦得了传是谁叫的好见到猴哥猪八戒就扎。早些年大闹天宫的时候,猴哥偷吃了什么什么酒什么丹,早就刀枪不入,不过好像还没有百毒不侵,所以被蝎子精打败了,还受了伤。蝎子精自以为得尺,却不知道已经大祸临头。观音早就暗中调查她的行踪,并且知道昂日星官是她的克星,告诉了猴哥。一物克一物,猴哥请到昂日星官,除了蝎子精。昂日星官也没有多的客套话,办完事驾云就走, 行者与八戒沙僧还在朝天拱谢道:“有累有累!改日赴宫拜酬。”这次,猴哥比上次还要懂礼貌一些了。

其实,染病这一声鼍龙霸占了黑水河并不要紧,染病这一声吃几个人也不是什么大事。他的错就错在两点:一事不关心时事,二是不学习历史。唐僧去西天取经,在当时可是天大的新闻。鼍龙只知道吃了唐僧肉可以长生不老的谣言,对唐僧有什么来头,保护他的人有多厉害,一点都不知晓。如果他肯多学习历史,知道唐僧的徒弟猴哥几百年前就到海中闹过,他的靠山敖顺都不敢得罪猴哥,那根金箍棒也是从海中来的,估计就算给他一个胆,也不敢吃唐僧。所以说,学习历史是多么重要啊。 鼍龙最终的下场是押回西海,像是个女人好好地面壁思过。虽然死罪可赦,像是个女人但活罪难免,谁叫他让敖顺也几乎下不了台。不过我估计黑水河水神的日子会更不好过,当初鼍龙不把他这个基层干部放在眼里,甚至占了他的房子,他到敖顺那里告状,敖顺根本就不理睬。他利用四两拔千斤的高明手法,到让龙王都头痛的猴哥那里告状,终于重新获得黑水河府。但是,猴哥到底是过客,能庇护他多久?水中的神仙虽然数量不多,地位也不高。可庙小妖风大,池浅王八多,四海龙王一直是和鼍龙有亲戚关系的敖家兄弟把持,敖顺这样的嘴脸,也许猴哥一走,他很快就会让黑水河神明白,在强龙和地头蛇之间,他应该服谁。

  

在通天河混的金鱼精,我连忙捡起为我施了脂则是猴哥他们在西天路上遇到的第二个妖精。宰相门房七品官,我连忙捡起为我施了脂这家伙,在南海普陀山,连个门房都说不上,不过到了基层,可就牛逼大了。他在通天河,有一大批自己的虾兵蟹将,号称灵感大王,走到哪里都是一阵香风。在领导同志身边混过的人出来做妖精就是不一样,有从领导那里弄到的高级香料。其他在人间自己混出来的妖精,走到哪里都是一阵腥凤,别人一闻就知道这家伙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土霸王,跟金鱼精不可同日而语。和其他妖精不同,他根本上不用去打打杀杀偷偷抢抢,吃的穿的用的自然有人送上门来。当地的老百姓对他恭恭敬敬,还给他立了庙宇。为妖如此,夫复何憾? 当然,一块面纱,要别人心甘情愿拿猪羊甚至是童男童女祭他,一块面纱,金鱼精确实需要有一点能耐才行。按照迟国元会县陈家庄人的说法:他一顿吃了,保我们风调雨顺;若不祭赛,就来降祸生灾。这一点,就不是寻常妖精能做到的。不过说起来,金鱼精这家伙做事就是不够老练,他的灵感大王庙,供桌上放着香花蜡烛,正面只有一个金字牌位,上写灵感大王之神,更无别的神象。如果是黑熊怪或者金毛狲作也让人给自己起一座庙,非摆上一排神位不可:“灵感大王庙”这个金招牌请如来题词,落成之日再求他剪彩,让观音做股东,文殊菩萨做顾问,普贤菩萨做嘉宾,看谁敢来这里撒野。我们知道,罩住自己刮风下雨的政策由玉皇大帝制定,罩住自己具体工作龙王、风婆主管的,相信一个小小的金鱼精也不能对各地的风雨指手画脚。不过别人是从普陀山出来的,尽管不是什么干部,却有可能看到关于各地刮风下雨的内参,其他各路神仙也会给他一点面子。为什么天机不可泄漏?这相当于现在的高级商业秘密,只要能弄到只字片语,向人间透露一丁一点,自然会有人把金子银子房子婊子儿子什么一古脑全部送给你。

  

金鱼精和鼍龙一样,脸,怕人错并不错在他骗了多少财产,脸,怕人吃了多少人,而是错在他不应该得罪第三梯队的唐僧和猴哥。本来唐僧和猴哥虽然知道金鱼精在通天河作怪,也和他交过一次手,但他们以大事为重,不想就这事纠缠下去,金鱼精还是可以继续作怪的。就算今后有一天被观音知道也不要紧,反正他吃的穿的都是陈家庄的人送的,如果观音派人去做民意调查,十有八九得出陈家庄的人是自愿的结果。这是当地老乡的一点小意思,却之不恭,受之有愧。 和黑水河一样,看见了,通天河原来也是有居民的。通天河的老鼋世世代代居住在通天河,看见了,还做了一个水鼋之第,是通天河的事实管理者。他的房子银子女子也像黑水河神那样,被金鱼精抢去了。不过奇怪的是,和黑水河神不一样,老鼋的房子被别人占了也就占了,根本上就没有说到哪里告状。难道老鼋是法盲?这个我倒不这么认为,别人活了一千多年,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走路,怎么可能连告状也不懂呢?可能他见到金鱼精来通天河之后,要凤的凤,要雨得雨,知道这个妖精不简单,自己去上访也没用。更可能其实他已经告过状了,但是龙王告诉他:这个金鱼精我也得罪不起,你就吃点亏啦。后来发现金鱼精的后台观音和猴哥是一伙的,吓得连这些话也不敢对猴哥说了。

  

说到通天河的原来居民老鼋,孙悦得了传是谁叫的好这里就有一个疑问:孙悦得了传是谁叫的好流沙河原来的居民是谁呢?也许有人想当然地说:流沙河原来没人住的。这个我不赞同,皇帝老儿在北京农坛的一亩三分地,都要向北京知府租种,象火云涧那样的不毛之地,还有几个山神土地,流沙河宽就有八百多里,怎么可能没人居住的呢?如果仔细挖掘,也许能发现,在流沙河可能存在重大案情。

沙和尚什么时候开始在流沙河混日子,染病这一声现在已经不可考。但估计时间已经不短。猪八戒被贬到人间来,染病这一声大多数人都认为是在猴哥闹天宫后不久。如果沙和尚也是在那时候丢了官,那么他在流沙河大约混了五百多年了。 晚上师徒四人到一杨姓老者家住宿,像是个女人没想到白天的毛贼中竟然有一个是杨老头的儿子。杨老头倒不错,像是个女人不但对他们四人殷勤招待,说起自己儿子的劣迹,也毫不隐瞒。行者近前道:“老官儿,似这等不良不肖、奸盗邪淫之子,连累父母,要他何用!等我替你寻他来打杀了罢。” 杨老头虽然恨儿子,也不忍心这样白发人送黑发人,说:“我待也要送了他,奈何再无以次人丁,纵是不才,一定还留他与老汉掩土。”沙僧与八戒也觉得猴哥这样不好,说:“师兄,莫管闲事,你我不是官府。他家不肖,与我何干!且告施主,见赐一束草儿,在那厢打铺睡觉,天明走路。”

果然,我连忙捡起为我施了脂唐僧师徒等人走后,我连忙捡起为我施了脂杨老头的儿子又带人跑过来抢劫。猴哥一顿乱棒,把这群毛贼打的落荒而逃。这是正当防卫,唐僧自然不会罗嗦。但是接下来,猴哥就有点过分了。他问清那个是杨老儿的儿子,把他的头砍下,提着头赶到唐僧马前,道:“师父,这是杨老儿的逆子,被老孙取将首级来也。”唐僧一看,当然生气,念了一通紧箍咒,让猴哥吃点苦头,然后宣布和他脱离关系。猴哥取经的功劳、苦劳全部没有了,辛苦几十年,一夜回到解放前。 奇怪的是,一块面纱,和以往不同,一块面纱,这次沙和尚也没有给猴哥求情。猪八戒和沙僧都觉得猴哥很不应该。说实话,我也觉得猴哥在这件事上虽然于理有据,但实在于情又亏。你孙猴子一路上放过了多少罪恶滔天的妖精(当然,都是些有后台或者被领导看重的妖精),为什么就不能放过一个小毛贼呢?这样把小贼打杀了不但有失公允,而且于事无补。况且杨老头对你孙猴子还这么友好。唐僧开除猴哥的理由是猴哥“伤了天地和气”。其实,唐僧并没有替坏人说话的先例,但这次杨老头的儿子虽然是坏人,确实比较特殊。他们去西天取经,路上有多少眼睛盯着他们。如果唐僧对猴哥这样听之任之,别人在他档案里写一句心地不好,说不定这次提升也会泡汤,所以不能不处理猴哥。

这一次,罩住自己猴哥不说再回花果山闹革命了。反正又闹不起,罩住自己何必再让别人拿到把柄呢?他直接到普陀山找观音诉苦去了。观音也觉得猴哥做得不好,说:似你有无量神通,何苦打死许多草寇!草寇虽是不良,到底是个人身,不该打死,比那妖禽怪兽、鬼魅精魔不同。那个打死,是你的功绩;这人身打死,还是你的不仁。但祛退散,自然救了你师父,据我公论,还是你的不善。猴哥确实还不能适应官场那一套,不懂得什么事情都要走组织流程,结果虽然将坏人正法,还是被批斗。观音的意思,其实倒不是说强盗不该死,而是你孙猴子没资格随便杀强盗,上级只批准你打妖精的,别人的生死有阎王老子管着,你去凑热闹就是越权了。观音劝说猴哥重返取经队伍,猴哥还是心灰意冷。观音见猴哥打打退堂鼓,就跑到莲台上,拿起望远镜观察西天路上的唐僧等人。一看,发现一个打扮得跟猴哥一模一样的妖精:好戏来了。 这个妖精就是六耳猕猴。他本事极大,脸,怕人武功不比猴哥差,脸,怕人但跟猴哥不同,没有当过官,也没有进过宫,前半生默默无闻。看到猴哥离开了取经队伍,居然想冒充猴哥,混进第三梯队。遭到唐僧拒绝后,竟把唐僧打伤。

相关内容
热点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