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替许恒忠修理那件剪坏了的衣服。缝纫机嗒嗒嗒地响了起来,小鲲怯生生地站在旁边,想去碰那传送带,又不敢碰。 最怕人家问起我的爸爸

时间:2019-10-04 06:55来源:黄河三角洲新闻网 作者:监报验申请表

  这些年,我替许恒忠"爸爸"这两个字对我越来越陌生。随便和谁讲话,我替许恒忠我都尽量避免这两个字。最怕人家问起我的爸爸。在妈妈面前,我更不敢提爸爸。不得不提的时候,多是用"他"和"那个人"来代替。她能懂。我有一个爸爸。但这个"有"字应该用过去时态,是历史了。可是"爸爸"这两个字对我又有多么大的吸引力呀!这吸引力不会过去,不会成为历史的。我常常希望有一天能和爸爸一起去看一场电影。或者一起去溜冰?下棋也行,五子棋。我常想,要是我们一家三口人走在马路上,人家一定会羡慕的:"看这一家人多幸福啊!"

我顺着刚才的意思说下去。在奚流的眼里,修理那件剪我是一个没有主见的女人,修理那件剪这当然是对的。可是只要是人,就不能没有一点狡黠,没有一点别人看不透的地方。要不然就不用心理学了。文化大革命把心理学"革"掉了。可是人的复杂的心理是无法革掉的。这一点奚流不懂。他只要人家赞成他,顺从他。果然,奚流对我十分满意。他的嘴角跳动得更明显了,笑意从嘴角跳到眼睛,眼皮又"下放"了一半,眼珠有点发亮地看了我两眼。我说不下去了。一幕一幕的流浪生活又在眼前活跃起来,坏了的衣服特别是那些使我肝肠寸断的情景......

  我替许恒忠修理那件剪坏了的衣服。缝纫机嗒嗒嗒地响了起来,小鲲怯生生地站在旁边,想去碰那传送带,又不敢碰。

我说声:缝纫机嗒嗒"谢谢!"我说要把精神和生活分开,嗒地响了起并不是完全不要精神。我认为精神生活可以分成不同的等级。我是降低了要求的等级。我同样得到了精神上的满足:嗒地响了起那就是我感到在这个世界上有一个人离不开我,愿意牺牲自己的兴趣、爱好来使我愉快。这样,也就给我制造出一种精神上的需要:去报答他,为他做出相应的牺牲。我死的时候,来,小鲲怯就不要发给人家这样的小黄花。不留痕迹也就不留悲痛。然而,又有谁会想到给我制作小黄花呢?我只有一个人。

  我替许恒忠修理那件剪坏了的衣服。缝纫机嗒嗒嗒地响了起来,小鲲怯生生地站在旁边,想去碰那传送带,又不敢碰。

我虽然是大学教师,生生地站在课堂上不止一次地讲解过"人性论"和人道主义的问题。可是我却不知道应该怎么向一个十五岁的孩子讲清这个问题。而且,生生地站我也不想在理论上讲清这个问题,我更为关心的是,孩子心里到底想了一些什么。我随着他们一起走。心里翻腾着各种滋味。我们曾经无数次手挽手走在校园里,旁边,想去碰那传送带想不到若干年以后会有这样的会见。自从离开孙悦,旁边,想去碰那传送带我就想象着老同学见面会怎么对待我。我害怕这一天,又企望着这一天。我千方百计地打听着他们的消息,小心翼翼地回避与他们见面。今天碰上了,是我自己送上门来的。我感到苦:景物依旧,人事全非了。我也感到甜:我从他们的责备中看到,横在我和朋友们之间的壁垒开始塌陷......

  我替许恒忠修理那件剪坏了的衣服。缝纫机嗒嗒嗒地响了起来,小鲲怯生生地站在旁边,想去碰那传送带,又不敢碰。

我抬头看看他。他刚才脸上的红色已经褪尽,,又不敢碰眼神流露出羞赧、恳求和不安。我勉强笑了笑说:"老许,你对我说这些,我真没想到。"

我摊开报告纸,我替许恒忠草拟信的提纲。要认真。条理要清楚。态度要鲜明。意见要尖锐。王胖子笑嘻嘻地走来了,手里拿着一卷稿纸。"你一天到晚想孙悦,修理那件剪我不能管,对吗?"她尖声地说,"我不许你给孙悦写信!"

"你以为只是因为章元元同志爱护我,坏了的衣服我才对她的去世特别悲痛吗?"他问我。缝纫机嗒嗒"你应该成家。有不少比我好的女同志......"

"你应该告诉我的,嗒地响了起为什么欺骗我呢?""你再给我念一遍,来,小鲲怯什么'出乎其类,拔乎其萃'!"

相关内容
热点内容